【我的官路性途】第八章——(借种?)

少妇   ·   发表于 9天前   ·   综合精粹
                      【我的官路性途】
         

              第八章 借种?

***********************************
  编者语:没想到上一章节得到的读者反响不是很好,说实话上一章节我个人
认为是这个作品写到目前写止,写得最好也是我最用心的一章。其实我也懂得在
色文论坛更加受读者欢迎的是什么,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现实已经十分
残酷了,所以在虚拟的网络,就让我任性一回写我自己想写的东西吧!

  关于大家觉得支线太多,主线反而不够清晰的朋友,请你们不要着急,耐心
的看下去,所有的支线,都是再为主线做铺垫服务的,最终都会回到「官路」和
「性途」两个焦点。但是一章章的发文就会容易出现这种情况,等到文章写完回
过头来再看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前面有个MM读者说我的写法有点「天马行空」,其实,大概的剧情在我脑
海里已经有个雏形和方向,但是毕竟是一章章的写,总会出现一些出人意料的变
化。不过这种变化是不是更让人期待呢?千篇一律的生活不能泛起一丝波澜,这
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也不是我想写的书。下一章到底会写成怎样?也许连我也不
知道……

  最后感谢帮我排版的人!
***********************************

  我不是正人君子也不是柳下惠,面对送上来的美色还不至于有便宜不占。当
然我也不是毛头小伙,我懂得天下没有掉馅饼的事情。

  开始喝酒的时候就感觉有些异样,怕是在里面放了些催情的药物。我被「气
学」改造过的身体,对各种毒药都有着极高的个抗性,这催情药物也是在我能控
制住的范围内。我装作一副欲火难耐的样子,其实一直暗中注视着一旁假装昏睡
的李哥,我倒要看看这李哥夫妇到底想搞些什么!

  话说回来这香兰嫂的身子还真是诱人,抱着玲珑浮凸的胴体我的心里禁不住
一阵心猿意马,双手忍不住在她浑圆的臀瓣上大力的揉搓起来。

  当我的指尖隔着薄薄地紧身裤用力地按住她的阴蒂时,她的娇躯发出一阵猛
烈的颤抖。这样一来她的丰臀就不停地摆动着,两片臀肉不停地摩擦挤压着我的
肉棒,直爽得我差点没叫出声来。

  爽是很爽!但我还不至于在李哥面前干他老婆,总有些说不出的别扭。李哥
那边似乎半眯着眼睛,偷偷往我们这边看。真不知道这李哥搞什么鬼,这哥们不
会是有「淫妻」倾向吧?

  就这样,我抱着香兰嫂干也不是不干也不是,下面的肉棒都快要爆炸了。妈
的!这女人实在太勾人了,哥们有些忍不住了!

  我心里一横,双手用力抱着香兰嫂的腿弯,在她一声娇呼下将她抱了起来。

  抱着她的姿势就跟抱小孩撒尿的姿势,而我的肉棒一直嵌在她臀瓣之中,随
着一步步的走动肉棒不停地在她丰满的臀肉中厮磨着。强烈的快感让我脚部的动
作变得十分缓慢,我只怕速度太快会当场就把枪给缴了。

  到了客厅直接转向了另外一间卧室,将香兰嫂用力扔到了床上,反手将门关
了却并没有反锁。

  香兰嫂从床上爬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一丝惊恐。只见她用小手捂着她羞红地
脸颊,嘴里颤声道:「小杨……你……你干什么……不要这样啊……」

  是在欲擒故纵吗?我一个饿虎扑食冲了上去,将香兰嫂的身子死死地压在了
身下。

  近距离看着香兰嫂那娇红地粉脸,仿佛快要滴出蜜来一般。一双水汪汪地眼
睛半眯着不敢直视我。厚厚的红唇微微地张开娇喘着,而修长的粉颈更是一片羞
红。

  我忍不住在她粉颈上轻轻地舔上了一口,当舌头在她细嫩的肌肤上滑过时,
明显的感觉她的身子有些僵硬。

  我的舌头来到她细嫩圆润的耳垂边轻声道:「好嫂子!真的不想要吗?」边
说边往她的耳孔里吹着热气。

  香兰嫂的身体一震扭动了下脖子,却躲不开我火热的嘴唇。她开始剧烈的挣
扎起来,可是这种程度的挣扎只会让我们的身体摩擦得更加厉害,夏日薄薄的衣
裤让我们彼此更容易感觉到对方火热的身体。

  她胸前挺翘的乳房不断在我胸肌上摩擦着,我甚至都感觉她有些凸起变硬的
乳头,正有意无意地摩擦着我的乳头。而我早已经硬的不行的肉棒,正死死地插
在她两条滑腻的大腿根部轻轻地抵磨着。那一丝丝酥麻的快感让我忍不住抬起屁
股,让肉棒在她的大腿之间来回抽动起来。这种类似于造爱的动作,让香兰嫂的
粉脸更是一片羞红,看得我心里更是一阵蠢蠢欲动。其实根本不需要什么催情的
药物,美艳动人的香兰嫂就是最致命的春药。

  我忍不住将手从她的衣领下伸了进去,堪堪握住她那一对硕大的乳房。香兰
嫂的嘴里发出一阵娇哼声,赶紧按住我的双手不然我动弹。可是我的五指却还是
能在她的乳肉上微微揉捏着,手指间轻轻地夹着她早已凸起的乳头,强烈的刺激
让香兰嫂的娇躯一阵轻颤。只见她通红着腻声道:「不要……小杨……你不要这
样啊……」

  我轻佻道:「嫂子!你就别装了!你连奶罩都不带!你到底想我怎么啊?」

  也许是我轻佻地话语刺激了香兰嫂,她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也不再按着我
的双手,仿佛认命一般双手向两侧摊开,而脸颊却撇向了一边不再看我。

  突然的变化让我有点手足无措了,美色当前我却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香
兰嫂的水汪汪的眼睛里,缓缓地流下了眼泪。我这人是最见不得眼泪的,我有些
慌乱地说道:「香兰嫂你别哭了……都是我不好……我……我不是个人……」

  香兰嫂听了我的话后,默叹了口气从床上坐了起来,微微整了下衣服,一双
水汪汪的大眼默默地看着我。不知道为何我突然有些脸热,禁不住用手挠了挠头
躲开了她的目光。

  也许是看到我有些滑稽的样子,香兰嫂「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再一看那正
是面若桃花好不迷人,看得我心里又是一阵火热。也许是抵不过我火热的目光,
香兰嫂的脸颊上浮现一层红晕。只听她微啐了一声说道:「你这人一时脸皮厚得
很,一时又像个孩子,你到底是个什么人呐?」

  我还第一次听人这样说我,脸皮再厚也禁不住有些发热,却不知如何反驳。

   过了一会只听香兰嫂叹气道:「小杨……你说得没错……嫂子今天确实在
有意无意的勾引你……」

  听到她亲口说出来,我的心里反而不再那么反感这个女人了。

  香兰嫂微微低下头细若蚊鸣般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嫂子是个贱女人……」
她的声音中带着无奈和一丝酸楚,也许这个女人真有着不为人知的苦衷。

  我轻声道:「嫂子!你有什么事情坦白说出来吧!也许我能够帮你!」

  香兰嫂的身子一震抬起了头来,看着我的眼睛里充满了些许期许。她稍微犹
豫了一会,然后她鼓足了勇气般说道:「我要你帮我整广电局的一个人,要让他
身败名裂不得好死!」

  我楞了一下接着有些好笑地说道:「嫂子!你怕是找错人了吧?我一个小小
的科员,没人来整我自己就要烧香拜佛咯!」

  香兰嫂沉声道:「哼!你就装吧!我听我老公说了,你市里甚至是省里有大
领导罩着你,不然这次广电局线路改造的采购计划能落入到你手中?」

  这,我哪里有什么狗屁领导罩着啊?那于洁跟我只不过是泛泛之交,我甚至
都没有她的电话号码,再说回来我可能都不知道她的真名,那于洁很可能是她用
的化名而已。

  可当我对上香兰嫂灼热的目光后,这些实话却是说不出口了。哪个男人也不
想在女人面前掉了份子啊!哥们也只好硬着头皮问了句:「你想整谁?」

  香兰嫂沉声道:「龚台铭!」

  龚台铭?这个有意思了,那王八蛋哥们迟早都要收拾他的,就是没想到李哥
夫妇怎么会跟龚台铭结上仇了。

  也许是看出我的疑惑,香兰嫂的嘴角动了一下却没有说话。只见她眼神有些
呆滞地望向前方,仿佛陷入到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之中。

  过了一会儿香兰嫂深深吸了一口气,她盯着我的眼睛沉声说道:「那时候我
老公还是是龚台铭的秘书,而龚台铭是电视台的副台长。在一次陪广告客户的活
动中,我老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和一个未成年少女发生了关系。事后那少女留下
了证据要告我老公强奸,如果真立了案我老公就完蛋了。后来我老公动用了他在
随州所有的人脉,可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没有人愿意帮我们。」

  「最后,我们只有回过头来找那个女孩提出私了,可是不论我们出多少钱女
孩怎么也不同意。最后女孩说她只听龚台铭的,到了这个时候我们终于知道整个
的事情都是龚台铭一手策划的。可是到这个时候,我们也只能送上门去任人宰割
了。让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龚台铭这个混蛋居然提出这种禽兽不如的条件!」

  说到这里香兰嫂的话顿了一顿,她的身子稍微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她咬牙切
齿般说道:「他居然要当着我老公的面强奸我!」

  香兰嫂的情绪变得十分激动起来,只见她颤抖身子颤声道:「我没有办法我
爱我老公,我不能失去他不能失去我的家庭。我们只能屈辱了答应了他,这个畜
生最后当着我老公的面整整侮辱了我三个小时……呜呜呜……」香兰嫂激动地哭
泣起来。

  我叹了口气轻轻地将这个可怜的女人拥入了怀里,双手在她的背脊上轻拍起
来。没想到她有着这不为人知的屈辱一幕。而她的老公李哥被龚台铭抓住了致命
的把柄只能任其羞辱,而龚台铭身后的势力不浅,却不是李哥夫妇所能动摇的。

  这次广电局线路改造采购计划,突然的落在我头上,加上于洁到广电局同欧
局长闹了那一出,这两天广电局疯传我在上面有大领导罩着。李哥多少知道些我
同龚台铭之间的矛盾,所以我的出现让他看到了扳倒龚台铭的希望。

  也许是为了证实我的这些想法,情绪稳定下来的香兰嫂从我怀里抬起脸来,
一双大大的泪眼看着说道:「小杨!只要你能扳倒龚台铭……我……我什么都答
应你……」说完香兰嫂有些羞涩的低下头去不敢再看我。

  看着香兰嫂脖颈上的一片绯红,我的心里也忍不住一荡。可是听了香兰嫂这
些话,我哪里还能做这些事?如果那样做的话我跟那龚台铭拿王八蛋又有什么区
别?

  就在这时我感觉到门外一阵轻轻扭动,用余光一瞄只见门被轻轻地拉开了一
条缝隙。

  我轻声说道:「嫂子!你放心!我同龚台铭之间本就有些恩怨,只要有机会
我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至于其他的事情你不要想得太多,我杨旭还不至于乘人
之危,做出那禽兽不如之事!」这些话其实也是说给躲在门外的李哥听的。

  说完这些我有些不舍地放开了香兰嫂,自己也离她远了一些。香兰嫂愣了一
下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我,只见她神色黯然地说道:「小杨!你是不是觉得嫂子
是个贱女人!你看不起嫂子……」

  我急忙说道:「不是!嫂子你是个好女人!是个美丽的女人!」

  「那你怎么如同蛇蝎般躲着我?我又不会吃了你!」香兰嫂这幽怨中带着些
许挑逗的话语让我感觉大吃不消。

  我饶了饶头支吾道:「是……是嫂子太美了……我怕我会忍不住……」

  香兰嫂「噗嗤」一声笑道:「你这人真是一会脸皮厚得跟个皮球似地……一
会却是……」

  看着满面桃花的香兰嫂,我差点没向条狼一般扑了过去。我只能强行压下绮
念叹气道:「嫂子!开始对你动手动脚一来是我酒喝多了些,二来确实是香兰嫂
你实在迷人,我一时忍不住做了些荒唐事还请香兰嫂见谅!听完了香兰嫂和李哥
你们的遭遇,我早已没有半点龌龊的想法。」

  香兰嫂看了看我然后腻声道:「没想到小杨你还是个正人君子!」听到这话
哥们我脸皮再厚也忍不住有些发烧。

  过了一会香兰嫂将身子转了过去,背身对着我轻声说道:「小杨!嫂子我还
有一事求你!」嗯?还有什么事情,莫不是还要我去整些什么人?我嘴里还是接
道:「什么事?」

  只听香兰嫂细若蚊鸣地说道:「我……我想让你帮忙……治疗我老公……」
如果不是我的耳力不同于一般人,只怕是很难听得清楚了。

  我疑道:「治疗?李哥得了什么病?」

  这次过了一会儿才听到香兰嫂若有若无的声音:「自从我被龚台铭羞辱那次
后……可能是刺激过度……老公他下面硬不起来……」

  这!这李哥也太冤了啊!看着老婆被仇人操,自己又因为受到过度刺激而阳
痿。难怪他为了整垮龚台铭,而不惜将老婆送于我。可是让我帮忙治疗阳痿是不
是有些过了?

  「香兰嫂!你让我帮忙治疗?我又不是那江湖郎中哪里懂得这些?」我有些
好笑地说道。

  香兰嫂始终不愿转过身子只听她轻声说道:「这一年我们去了许多医院拜访
了许多名医,也用了许多药物刺激,还有我在房事上用了各种方法,可是这些都
没有用。最后有一天老公在一个网站上,无意中看到了一些淫妻的文章和视频,
他的下身居然有了勃起的感觉。后来我们得出了结论,那就是老公的阳痿属于心
理上的疾病,药物刺激根本没有作用,心病还需要心来医。」

  「我开始尝试说一些淫妻的话来刺激他,制造一种我被人侮辱的氛围来不断
刺激他。一开始取得了一些效果,我甚至和老公完成了很多次性爱。可是到了后
来这些刺激对他渐渐又失去了效果,渐渐地老公又硬不起来了,最让我们遗憾的
是这期间我依然没有怀上老公的孩子……我……」说到这里香兰嫂的身子微微颤
抖轻泣起来。

  哎!可怜的女人!我忍不住从身后轻轻搂住了她,嘴里冲口说道:「嫂子!
我可以给你一个孩子!」说完这话我不禁有些后悔了,真的让她怀上我的骨肉?
那孩子出生后我该怎么办?

  正在我后悔不已的时候,只见香兰嫂转过头来,羞红着脸,在我耳边低声啐
道:「啐……你个不知羞的家伙……谁要你给我了……我老公正在门外偷看我们
呢……待会我们假装干那事儿……刺激一下我老公……」

  我听得是一愣一愣的,这你妹假装亲热?我禁不住一阵头大!居然用这种方
式来治疗阳痿,这也太奇葩了吧!最让我无语的是哥们原来被当枪使了啊!我禁
不住一阵苦笑,没想到最后还是着了这夫妻两的套。

  香兰嫂从我怀里将身子扭转过来,水汪汪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腻声道:「小
杨!嫂子漂亮吗?你喜不喜欢嫂子?」边说边将胸口低垂的领口往下拉了一些,
露出一大截雪白的乳肉,我差点要看到高高翘起的奶头了。也不知道这些动作是
香兰嫂故意刺激门外的李哥,还是故意勾引我来着。

  我一阵苦笑心里总觉得有点别扭,面对秀色可餐的美人儿却有种无从下手的
感觉。

  香兰嫂皱了皱秀眉娇哼道:「开始那副色狼样子哪里去了?现在装起圣人君
子啦?」

  看着香兰嫂娇憨的样子,我心里突然觉得轻松了许多。既然人家一个女人都
如此放得开,我又何必想那些虚伪的事情?想通了这些,我的心态也放松起来。

  我调笑道:「嫂子!你可知道我忍得有多么辛苦,我只怕稍微没忍得住,就
一口将你吞了下去咯!」

  香兰嫂听的脸上一阵绯红,只听她低头腻声道:「吞就吞呗!只是不知是谁
吞谁了!」说完她娇媚地横了我一眼,这一眼可要了我的老命。

  我强忍着激荡的心情调笑道:「好嫂子!您想吞下我怕是不比那蛇吞象容易
哦!」香兰嫂听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烧红,啐了我一口,就羞红着脸颊低着头不
再看我。

  我轻笑一声双手将美人儿搂入了怀中,她双手稍微挣扎了一下就不再动弹。

  美人在怀哪里有不心动的道理,何况美人儿的老公正在外面偷窥者呢,这样
的刺激如何让我不冲动?可是我必须要抑住这种冲动,一是要好好演戏一番达到
刺激她老公的效果,二是不能让女人看贬了我。

  轻轻地用手在她滑腻的腰间抚弄着,手指在她腰腹处细腻的肌肤上摩挲着,
这种若即若离的动作会让女人生出瘙痒难耐的感觉。

  我将嘴唇凑到人妻的耳边轻轻舔了一下轻声道:「好嫂子!你可以要教教我
做些什么动作,才能更刺激李哥哦!这方面您可是比我更懂得一些。」

  人妻娇媚的大眼睛瞪了我一眼,娇羞地说了句:「坏人……」说完后却是温
柔的拉着我的手,从她的领口处伸了进去。

  我没想到温柔端庄的香兰嫂居然敢做出如此大胆动作,双手碰触到她温软的
乳房再也舍不得放开。十根手指灵动地翻腾起来,就像弹着美妙的钢琴一般,人
妻的性感的嘴里发出一阵阵动人的乐曲。

  原本缓缓地乐曲随着我粗暴地撕开了她的上衣,而变得急猛烈起来。

  香兰嫂显然没有想到我突然变得如此粗鲁,更让她惊讶的是,我的大嘴已经
含住了她的一个乳房,如同婴儿吸奶般大口大口吸了起来。

  鼻子陷入滑嫩的乳肉之中,一阵阵若有若无的乳香让我兴奋异常。我粗鲁的
用双手抓住乳房用力的揉搓起来,嘴里依然在不停地吸食者,仿佛真的要将奶水
吸完一般。

  我这极具攻击性的动作让香兰嫂浑身微颤着,脸颊上浮现出一种痛并快乐着
的奇异表情。她性感的红唇微微张开了一些,若有若无的发出一阵阵呻吟声。而
她的双手抓住我的头发轻轻地揉搓着,仿佛在鼓励着我似地。

  当我抬起头后看着一脸娇媚的香兰嫂,我调笑道:「嫂子!为了让您早点找
到做母亲的感觉,所以我就亲身亲历的示范了一次,您可不要觉得我是在非礼您
哦?」

  香兰嫂媚眼如丝的瞪了我一眼娇哼道:「讨厌!你这坏蛋!占了人家便宜还
要卖乖!」

  我嘻嘻一笑将脸颊凑到香兰嫂面前,当我的嘴唇和她的嘴唇只有不到一厘米
的时候停了下来。

  「嫂子!你真美!」我柔声说着。

  香兰嫂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我,我竟然在里面看到一丝柔情。在这种温
馨的氛围下,我们的嘴唇自然而然的合在一起,没有太多的情欲,只有柔柔的温
情,在我们的唇齿之间交融在一起。

  唇分之后,香兰嫂的脸颊一片娇红之色,我忍不住在她脸颊上轻轻地吻了起
来,从脸蛋到下巴到耳垂到粉颈都留下了我的吻痕。而我的双手伸到她的腰间,
将她的紧身裤慢慢往下褪去。当裤子褪到香兰嫂的翘臀时被卡住了,她轻轻地抬
起了丰臀让我顺利的将裤子脱了下来。然后她用小脚将盘在她腿间的裤子给踢落
到床下。

  我急忙将自己的衣物脱了个精光,速度之快比起我在部队里紧急集合的速度
还要过之不及。当我在香兰嫂面前露出我的狰狞之处时,香兰嫂忍不住「啊!」
的叫了一声。

  我故意问道:「嫂子!怎么了?难道李哥那里跟我长得不同?」

  香兰嫂娇羞地啐了我一口,有些生气地骂道:「你这个混蛋!尽说这些混账
话!」

  我赶紧冲着嫂子挤眉弄眼,嫂子愣了一下马上知道我说这话是在故意刺激李
哥。

  我继续调笑道:「那嫂子你说实话!是我的大些还是你老公的大些!」

  香兰嫂虽然明知道我说这话是为了故意刺激她老公,可是听了之后她还是羞
得粉脸通红。

  过了会只见她娇羞地低头说道:「是要比我老公大上一些,可是就怕你只是
那银样蜡枪头罢了!」

  我听得心里一乐这香兰嫂还真逗。

  「嫂子!是不是银样蜡枪头,等会您亲身试试不就知道了!」说完我就不客
气的扑了上去,抱着人妻娇媚地身子就是一阵亲吻揉搓。真是好不惬意啊!

  此时的香兰嫂全身就剩下一条黑色白边的蕾丝内裤,两颗大奶子被我健硕的
胸肌不断地的挤压着。我的手指轻轻从蕾丝的边角里钻了进去,第一次摸到了香
兰嫂的蜜穴,只觉那里早已是一片湿润滑腻。香兰嫂的身子猛地一震,嘴里娇呼
道:「不要……不要摸人家那里嘛……」

  装得挺像的嘛!我哪里会管这些,当我刚准备将手指继续探寻她的禁地时,
却被她的双手死死按住。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她,只见她娇喘吁吁地腻声道:「不要……不然我怕会忍
不住的……」

  看到了她眼里的挣扎,我突然想起了我们只是假装造爱来刺激李哥,如果我
动作太大只怕香兰嫂也会忍不住。

  我凑在嫂子的耳边轻声道:「可是亲爱的嫂子!你可知道这样我会忍得多么
辛苦?我们这样做是在玩火啊!一个不好我们都会被烧成灰烬的……」

  香兰嫂羞红着脸娇声道:「我知道……我知道……只要你不真的插……插进
来……我都能忍得……」

  我靠!你忍得住我忍不住啊!

  香兰嫂往门外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然后她拉着我,一起往右上角更靠了一
些。我现在才发现从门口的角度看到我们这边,一个是距离更远一些,而且角度
是侧方向看过去的话,还真有可能骗过门外的李哥,难怪开始这香兰嫂一直都往
床里边靠。

  香兰嫂凑在我耳边说道:「小杨……你把我的内裤脱下来……」

  我听得心中一阵火热,赶紧将她的黑色蕾丝脱了下来。可当我脱完后,一下
子就愣住了!我靠!原来里面还有一条肉色的比基尼,只是两侧肉色的拉线我开
始没太注意。这香兰嫂为了他治疗李哥可是下足了功夫,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感
动这女人对她老公的一片深情。

  想到这里我的情欲也是少了许多,按着她的要求将身子伏在她的身上,然后
假装开始前后抽插起来。从躲在门口李哥的角度看来,再听到香兰嫂嘴里发出阵
阵虚假的呻吟声,怕是真的以为我们是在做爱了。我的心里突然有些意兴索然的
感觉,身体只是机械式的做着抽动的动作,脸上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我的表情都被香兰嫂看在眼里,她的眼中闪过一些复杂神色。这个时候突然
她将两条滑嫩的大腿勾在我的腰间,她温热的小腹紧紧地抵磨在我的龟头上,强
烈的刺激让我的身子一颤。香兰嫂双手揽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娇喘道:「你这
演员怎么这么不敬业……我不是都说了么……除了不让你插入……其他的随便你
呀……」

  香兰嫂边说边用她的大腿根部夹住我的肉棒不停地摩挲着,强烈的快感让我
忍不住将肉棒用力顶了一下,只觉龟头隔着布片顶在一片的温热的软肉上。耳中
传来一阵娇吟声,只见香兰嫂媚眼如丝地横了我一眼,却没有将她的小腹挪开,
而是继续用她滑腻的大腿紧紧地夹着我的肉棒,轻轻地前后摩挲着。

  这样的动作带来的刺激并不比真正的做爱差了多少,强烈的刺激让我忍不住
双手把住嫂子的肉臀,开始猛烈的在她大腿根部间抽插起来。每当我的龟头隔着
那薄薄布片,顶在她的蜜穴口上时,强烈的快感让我们都忍不住娇哼起来。

  随着一次次的抽插快感渐渐地累积起来,我们的动作也变得更加开放。

  我狂野地紧紧地吻住她厚厚的嘴唇,在她的口腔里寻觅着她的嫩舌。当两条
舌头经过千辛万苦结合在一起时,再也不愿意分开紧紧地痴缠在一起。

  这个时候我的身子全都压在了她的身上,一手不停地抚摸着她盘在我腰间的
玉腿,一手伸到她蜜穴口上方的阴蒂上不停地揉搓着。强烈的快感让她的眼神变
得迷茫起来,水汪汪的眼睛更像是滴了蜜一般。

  「啊啊啊……好舒服……好难受啊……好痒啊……」当我们的嘴唇分开后,
香兰嫂就如同呓语般娇吟起来,只怕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我低下头去凑到她的乳房上,用粗大的舌头不断地在她的乳珠上缠绕着。没
过多久,大片的口水就布满了她的乳房,看上去更加的淫靡。随着上下的同时刺
激,香兰嫂变得是更加不堪。只见她搭在我腰间的两条玉腿不断地摩挲着,粉嫩
地脚趾头在我的腰臀上不停地揉按着。而她的两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滑落到
我的背后,十指不断的在我后背上抓挠着,一阵阵的刺痒让我更加兴奋。

  我们现在的样子怕是跟真正做爱没有什么区别了,门外的李哥只怕是被刺激
得不行。

  强烈的快感让我们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火热的呼吸往彼此的脸上上喷射
着。我在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片火热的情欲之火,我们没有多说话只是不断用身
体语言表述着自己的情绪。

  当我的龟头再一次隔着薄薄地布片,深深顶入到她的蜜穴口时,我感觉到龟
头几乎完全陷入到了蜜穴之中。即使是隔着布片,我也能感受她温热的媚肉像欢
迎远方的来客般,热情地挤压着我的龟头。隐隐地一阵阵吸力从蜜穴传来,我再
也忍受不住用力的将龟头往里面挤去。随着弹性极好的布片,我的龟头 完全陷
入到她的蜜穴之中。强烈的快感让我们同时「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就这样紧紧地抵着她的私处我不敢动弹,害怕稍微再强烈一点的刺激就会让
我当场缴枪。房间里一时间只剩下我们急促的呼吸声,也许还要加上门口李哥的
急促呼吸声。

  强烈的欲望让我忘记了世俗的束缚,让我忘记了传统的道德,让我忘记了她
是我同事李哥的妻子,让我忘记了我们的初衷是假装亲热。

  我深深地看着怀中的人妻一眼,然后将嘴凑到她的耳边说道:「嫂子!我要
干进来了!」话音刚落,我的肉棒就从那布片右侧的一丝缝隙中,灵敏地插了进
去。

  「哦!」的一声两人同时娇哼起来,粗壮的肉棒被一层层媚肉紧紧地锁在一
起,强烈的快感让我差点没大声叫喊出来。

  而香兰嫂娇艳欲滴的脸颊上闪过一丝嫣红,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滑落出
一滴眼泪。我突然有种心痛的感觉,低下头去用舌头轻轻地舔舐掉咸咸地泪水,
轻声说道:「嫂子!记住一切以大局为重,我们这样做只是为了给李哥治疗!」

  说完这话之后,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无耻了。可是往往无耻的话会
得到好的效果,听完我的话香兰嫂的眼泪就停了下来。

  她羞红着脸颊看着我嘴里不停地骂道:「坏人……坏蛋……混球……」

  看着她那娇羞地样子,我的肉棒不禁又大上了一圈。而被深深插入体内的香
兰嫂,当然马上就能感觉出来。只见她娇媚的瞪了我一眼,却是一口咬在我的肩
膀上,这次我也知道了痛并快乐着的感觉。

  抱着香兰嫂娇媚地身子,我开始发动了火热的攻击,那小小地布片早已经被
我偷偷扯断扔到了一边去了。这样一来肉棒的抽插就更加畅通起来,而我也渐渐
加大了动作力度。

  想着人妻的老公就在门外偷窥,我更加兴奋的抽插着,我甚至都能感觉到睾
丸都击打在她的菊瓣上。凶猛地动作让我自己都有些吃惊,看来每个男人都有他
阴暗的一面,我也不能免俗。

  香兰嫂显然也进入到了这种情绪之中,刚开始还有些害羞腼腆,可是随着快
感的不断累积,她的屁股一次次不由自主的离开床面,主动的向上凑了过来。

  「啪啪啪!」的肉体冲撞声不停地在房间里响了起来,真不知道门外的李哥
受不受得了这种刺激,我就有些害怕李哥会受不了拿把刀冲了进来,那可就尴尬
了。

  想是这样想可我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滞。我和香兰嫂两人仿佛有了默契一般
都不说话,只是狂野的操干着。一次次的冲撞让本来十分稳固的床铺,似乎也变
得松散了一些发出阵阵咿呀之声。

  此时的香兰嫂,脸颊上一片通红,隐隐浮现出一层细汗,红润的嘴唇微微张
开,发出一阵娇啼宛转的轻吟声。

  「啊……呀……哦……小杨……你的那里……太……太……太……」香兰嫂
被我干得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听着她娇喘吁吁地呻吟声,我更加兴奋得快要抓狂。上身稍微立起来一些,
双手将她盘在我腰间的双腿提了起来,一直提到我肩膀上,然后再用力的压了下
去,将她的身子完全对折了起来。

  这样一来我的肉棒就几乎垂直的,猛烈地抽插着她娇嫩的蜜穴。可是这样的
姿势,很可能会让门外偷窥的李哥看到我的肉棒直接插入到她的娇妻蜜穴中。此
时强烈的快感让香兰嫂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只见她的两条玉腿高高地翘起,甚至
离开了我的肩膀在空中不断地摇晃着,画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

  而她的两只芊芊玉手,正死死地抓住我的胳膊,十指上的指甲都深深地嵌入
到我的臂肌之中,这一点点的疼痛跟强烈的快感来比根本就不算什么。

  香兰嫂的脸颊一阵红一阵白,长长的栗色卷发随着她身体的颤动,如同波浪
般在她的额头上飘荡着。她原本就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时正迷离地看着我,仿佛我
就是她的主宰一般。两片娇艳地红唇一张一阖地张着,发出阵阵勾人心魄的娇吟
声。

  「我的天呐……不行啦……要死啦……饶了我吧……啊……死啦……」香兰
嫂浑身颤抖着,达到了一次小高潮。

  此时此刻我哪里能饶她,只能用更为炽烈的高潮来回报她。我半跪在床上,
双手将她的丰臀高高抬起,卯足了劲开始了冲刺起来。这样一来更能让李哥看到
他的娇妻是如何被我操干的,既然要治疗就得下猛药。

  香兰嫂的双腿几乎快要被压到她的头上,两颗硕大的奶子被她自己的膝盖挤
压成扁状。我没有给她喘息的时间,双手用力压在她的腿弯处,肉棒疯狂地抽插
起来。

  「啪!啪!啪!」 「啊!啊!啊!」 「哦!哦!哦!」三种不同的声音
在房间里交相呼应起来。

  强烈的快感,让我和香兰嫂都已经触摸到高潮的边缘。我猛地深深吸了一口
气,慢慢地停止了抽插,只是将肉棒死死地顶在她的蜜穴深处。

  突然的停止,让香兰嫂仿佛从天堂一下子掉落到地狱一般,她不满地叫了起
来,完全忘记了正在门外偷窥的丈夫:「哎呀……你怎么停下来了呀……」

  看着香兰嫂一脸的幽怨和不满,我低头在她耳边调笑道:「嫂子!你似乎只
记得自己享受了,忘记了这么做的初衷是为了李哥哦!」

  香兰嫂被我羞得欲死,只能泄愤似的一口轻咬在我的肩膀上。我哈哈一笑,
抱着嫂子的身体开始猛烈的冲击起来。香兰嫂刚刚那些许的埋怨,早已经化为了
嘴中断断续续地娇颤声。

  湿润的蜜穴仿佛一张大嘴一般,在我的肉棒上不断地舔舐着,强烈的快感让
我的小腹一阵肉紧。我强行用「气」压住的射意,也已经有些压不住的感觉。

  这时我猛吸了一口「气」将全身放松起来,让我没想到的是身体居然进入了
一个奇妙的境界。

  我能感知的世界似乎一下子变得更加广阔起来,我的灵魂如同脱壳渐渐融入
到这个世界之中。我看到了床上的「自己」,正同香兰嫂赤裸地交缠在一起。而
躲在门外的李哥正半跪在地上偷窥着,一只手正在胯间撸动着,居然一边看着妻
子和人偷情,一边自己在那里手淫着。

  「哐当!」一声那奇妙的世界,如同被打碎地镜子般破碎开来,我的意识一
阵模糊,下一秒我又回到了香兰嫂身上。只见她的嘴角挂着一道透明的口水,贝
齿有意无意地紧咬着下唇,媚眼如丝地紧紧盯着我,一副灵魂快要被我操出鞘的
样子。

  而我的身体也到达了喷发的极限,在爆发前的一刻我心里突然一动,将嘴巴
凑到已经有些失魂落魄的香兰嫂耳边。轻声说道:「好嫂子!你的屁股翘得太高
了,都让您的丈夫看得一清二楚,看到我的肉棒正狠狠地插入你的蜜穴之中!」

  听完我的话后,香兰嫂猛地挣扎起来,脸上一副惊慌失措地样子。嘴里惊呼
道:「不!不!不要!求求你了!不要让我老公看到!」

  我做着最后的冲刺喉咙里含糊地说道:「来不及了……都被看到了……我要
射了……好嫂子……给我生个宝宝吧……喔……哦……啊……」

  我的双手用力的抓住她的屁股,肉棒死死地抵住她的蜜穴深处,臀肌一阵阵
猛烈地抽搐,一股接一股的液体从体内喷发出来。香兰嫂激动地挣扎起来:「不
要……不要射进来……呀……啊……哦……喔……咿呀……」

  随着我火热的精液一次次猛力地喷射入她的子宫里,香兰嫂再也顾得羞耻和
她的老公了,嘴里大声尖叫着,全身如同八爪鱼一般狠狠地缠绕着我,火热的嘴
唇主动的吻住了我,粉嫩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不断地挑逗着我的神经。搂着她
娇媚的身体,感觉到她的身体一阵阵无规律的抽搐起来,就像打摆子一般。而她
盘在我腰间的双脚,十根粉嫩的指头猛地绷得笔直,然后仿佛泄了气一般娇缠在
一起……

               (待续)

***********************************
  PS:没想到这一章写H段落居然写了这么多,有种一发不可收拾的感觉,
以至于许多剧情都没来得及写,只能留在后面叙述了。这章应该算是此文目前为
止最长的一段H戏,不知道会不会因为太长会有拖泥带水的感觉。没有做过多修
改,就原文发表了上来。

  最后感谢所有认真看我写作的人热情回复的人,看到一位读者整整回复了数
千字心里有些感动。你们的热情支持,才是我创作的动力。


附下载指南(不要直接点击链接!否则会乱码!)
本站TXT文件下载方法:[报错]
PC:鼠标移到下载链接处--点右键--从链接另存文件为--下载成功
手机:手指移到链下载接处--按住不放--选下载链接--下载成功


AD:3D性爱游戏
AD:姐姐操亲弟弟
AD:桃色汇--一个专注于稀缺、另类、乱伦、奇葩、爆料、黑料的在线视频分享网站
色聚 | 不良研究所 | 妙物指南 | 洞感地带 | 花小猪导航 | 蜜桃导航 | 头文字S | 小黄鸭导航 | 必备福利 | 聚色阁 | 水帘洞导航 | 传送门 | 稻妻導航 | 璃月导航 | 灵珑导航 | 色色研究所 | 超级入口 | 口袋福利 | 吞精兽导航 | 隐秘部落 | 黑料爆料 | 成人VR在线 | 高清连续剧 | 稀缺真实乱伦

0 Reply   |  Until 9天前 | 138 View
LoginCan Publish Content
精彩推荐 关闭广告